267找个靠谱的人帮忙

小说:人猿泰 H版 作者:缪俊
    267找个靠谱的人帮忙。。。。。林正浩及时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立刻横档在他们中间,开口阻拦道:“这究竟是要干什么?外面的妖横行霸道,伤害修真者不够,现在同伴间竟然还要大打出手?!”

    “林大哥,我看他们就是疯了,自己家的少主丢了,也不出去找人,还在这里欺负一个柔弱女子!”林安玖故意大声说话,想让住在这里其他的修真者都听到。

    看看玉鼎宗做的都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反正他以前跟着曲清然的时候,就非常看不惯玉鼎宗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现在心里就更加厌恶了,没好气道:“师兄,就应该给他们个教训,让他们知道修真者有一身本领,不是用来欺负弱者,而是要除魔卫道的!”

    “小玖,或许这之间有什么误会,你先下去。”林正浩怕他再说下去,事情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林安玖却不愿意:“我不,要是走了,他们还要欺负这个姐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难道有我在,你还不放心么?我一定会照顾好这位姑娘,而且她是北冥宗少主的贵客。”林正浩趁这个机会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那几个玉鼎宗的弟子表情变得僵硬,就知道这话还是有作用的。

    “方才北淮少主让我请贵客进去,不知道你们几位,可还有事情需要跟这位姑娘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!”最初叫的最凶的那个,扭头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依旧能听到他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干净。

    其余两人紧随其后离开。

    林安玖实在是看不惯,气的牙根痒痒:“师兄,他们这些人,根本就不配得到尊重!何必跟他们说话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玖儿,你还年轻,不懂这之间的利害关系。”林正浩耐着性子,语气温和的向他解释:“虽然咱们隐剑派实力不弱,但已经隐世不出太久,除了我们自己门内之人,根本就没有任何盟友可以帮忙,若是在这种妖祸为患的节骨眼上,再和四大宗门之一起了争执,那便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玉鼎宗算什么东西,也配跟其他三大宗门……”不等林安玖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就被林正浩语气严肃的打断道:“这不是玖儿你第一次下山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可以说,难道还要师兄来教你么?还是你忘了师尊现在身体尚未恢复,到时候还要替你来收拾口无遮拦而惹来的烂摊子?”

    一提到师尊。

    林安玖才不甘心的闭上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林正常此时才再度抬眼,看向眼前的女子,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:“姑娘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曲清然跟在他的身后,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她试探着问:“不知道阁下的师尊,是不是被妖物所伤?我这里倒是有些药草和丹药,或许能够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,只不过师尊再三叮嘱,不要让隐剑派的事情,麻烦了别人。”林正浩礼貌婉拒道。

    曲清然勾了勾唇角,一把拉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林正浩疑惑的停下脚步,转身看去:“姑娘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愿意帮忙,不是因为想要和隐剑派攀什么关系,只不过是答谢刚刚你们师兄弟二人帮忙而已。”曲清然预期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灵丹妙药在戮武大陆上,本就是难得的很,姑娘在这份回礼,恐怕在下受之有愧。”林正浩双手抱拳,还是拒绝。

    曲清然已经可以确定,小玖的师尊十之八九,就是被毒蕴蛟所伤。

    她正色道:“被普通妖物所伤,伤口残留的妖气,一旦渗入肌肤,就会加速蔓延,哪怕是金丹期的修真者都未必能撑过三天,更何况那是毒蕴蛟,除了妖气还有毒,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尊因此丧命么?”

    “姑娘竟然知道这么多关于妖物的事。”林正浩没想到她说的没一句都能中,不由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别拘泥于那些所谓的礼数了。”曲清然说罢,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玉瓶,递了过去:“这里面一共有三枚火云内丹,每天睡前服下一枚,睡醒之后配合调息,就能够逼出身体里一部分的妖气和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!”林正浩双手接过,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带路吧。”曲清然并不以为意,这些丹药都是仙魂老头无聊的时候炼的。

    需要什么药材,就去灵药田里随意取用,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仙魂老头现在在她识海里,过得有滋有味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前几次曲清然都提过,等自己把人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,就放他神识自由,可以重铸身体。

    可是仙魂老头竟然拒绝了,不想跟她分开也就算了,竟然还找了堆理由,说是曲清然没良心,相处这么久,就这么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曲清然还能说什么?当然是同意仙魂老头留下,等什么时候想走,那就放他自由。

    分神的片刻,已经来到了后院的小亭子前。

    “北淮少主,这就是那位姑娘,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林正浩道。

    “有劳正浩大哥。”苍北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走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,还双眼失明的少女面前。

    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,开口道:“姑娘先请坐,有什么话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曲清然自然不跟他客气,慢慢走到亭子里坐下,伸手去拿茶杯。

    苍北淮立刻把旁边的茶杯递过去,放到她手能够到的位置。

    曲清然拿起来抿了口,随即微微蹙眉:“难喝。”

    这口吻,让苍北淮更加肯定,眼前之人,就是自己熟悉的那个。

    只是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?

    一时之间,心头思绪万千,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,把旁边的酒壶打开,递过去:“那姑娘试试这个?”

    曲清然拿了起来,就闻到浓郁的酒香,唇角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仰头喝了大半,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为何会有我义妹曲清然的信物?”苍北淮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我说,是我偷的呢?”曲清然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必不可能。”苍北淮回答的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曲清然眉梢轻佻:“喔?为什么不可能?你那义妹也不算多厉害的修真者,这陆屋大陆上的修真者,比她厉害的多不胜数,你凭什么这么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对义妹的了解,若她发现贴身之物不见了,就一定会找回来,而偷东西的那个人,必死无疑。”苍北淮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啧,那你义妹岂不是非常残忍?别人只是偷个东西而已,有必要连别人的命都弄死么?”曲清然轻啧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义妹这么做极好,既能杜绝了对方偷东西,也顺便送了对方一程,让他好好转世投胎,下辈子做个手脚干净的清白人。”苍北淮理所当然道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曲清然刚刚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,但还是忍住了,继续道:“看来你这个北冥宗的少主和那位被我偷了信物的女子一样,都是心肠狠毒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把酒壶往桌上重重放下。

    表情严肃道:“我就摊牌了,如果想知道你义妹在什么地方,就必须替我办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苍北淮细细琢磨着她这句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看来北淮少主是对义妹的生死无所谓了。”曲清然故意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。”苍北淮叹了口气:“我是在考虑另外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曲清然反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问问姑娘,若与我一样,也有一个义妹,你把她当成亲妹妹看待,对她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放在心上,但你的义妹却非要拐弯抹角的绕个圈子,让你帮忙办事,姑娘会如何做呢?”苍北淮语气伤感道。

    曲清然这次实在是没忍住,噗嗤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继续当做没听懂的样子:“怎么北淮少主说话这么深奥,不知道可否说的直接点?”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义妹希望用这种方式,那我也可以配合。”苍北淮已经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猜错。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有人的习惯和小动作,能够模仿的这样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此刻,对她究竟要做什么,便更感兴趣:“不知道需要我去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希望北淮少主想办法让我留在这里暂住下,并且能让我自由出入每一处。”曲清然道。

    苍北淮立刻把自己的身份令牌,放到她手掌心中。

    这么配合。

    曲清然满意的点了点头,收好那令牌:“另外一件事,希望北淮少主帮忙让人私下在望海城中,传播已经找到可以对付毒蕴蛟的消息,就说是斩妖剑马上就能够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斩妖!辈员被匆膊挥傻谜鹁:“姑娘确定斩妖剑之事么?若能成,那妖祸必然可平!”

    “你激动什么?”曲清然扯了扯唇角,揶揄道:“就算平了毒蕴蛟,你以为戮武大陆就太平了?”

    苍北淮听出她话里有话,不由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的确,在望海城这几天时间里,就已经感受到,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被人暗中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有一股力量正在推动眼下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按姑娘的意思去办。”他没有再多问,挥了挥手,吩咐下去,让人即刻去办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曲清然的住处,就在苍北淮房间的隔壁。

    单独用过晚膳之后,她独自一个人悄然离开房间,凭着记忆里白天走过的长廊,来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听苍北淮说过,玉鼎宗的少主乾润川特别喜欢清净,所以住在这一层。

    现在玉鼎宗的人都跑出去找他们主子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夜里大部分修真者都需要去外面巡逻,;ね3堑陌傩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地方也就没有几个人留下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行动是最方便的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曲清然眼睛看不见,但找东西还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她找到了窗户的位置,打开一半,纵身跃入。

    窗户自动落下关上时,她已经双脚落地,站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搜了一遍,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妖气残留,反而是让她找到了几瓶上品的丹药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眼里可能是好东西,可这些都入不了曲清然的眼。

    她不信真的一点跟妖物勾结的线索,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……

    忽然间,她发现脚踩到的地面,似乎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半蹲下身,用手指轻轻敲击了几下。

    果然能听出并非实心。

    于是摸索着,找到了缝隙,把那块盖在上面的木板挪开。

    打开的一瞬间,有股浓烈的血腥味朝她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侧闪躲开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背后有股诡谲的气息朝她逼近。

    此刻的曲清然相当敏锐,在察觉到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。

    侧身反手挥出一掌!

    对上的那股力量也相当强劲。

    直接把她震飞了七、八米远的剧里。

    要不是曲清然早有防备,已经被打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抹掉唇角逸出的血,迅速从地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,刚刚跟自己对了招数的并非是人,而是妖。

    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妖充满杀气,身上也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,就像是刚刚造过杀孽一样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她的注意力回到远处。

    听到了大口吞咽的声音,吃的很急。

    曲清然不由猜测,难道自己刚刚打开的地板下面,藏着喂养这些妖的食物?

    这些妖不是在望海城中横行么?为什么还要到乾润川这里来找吃的?

    难道说,这些喂养妖的食物有不为人知的特别之处?

    她必须确认。

    趁着那妖正在狼吞虎咽,她放轻脚步,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就在距离不到一米远的时候。

    突然妖物吃东西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曲清然却听到走廊里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妖物竟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,反而迅速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人发现,曲清然迅速走到那块被打开的木板前。

    随手抓了一块。

    只是那东西黏糊糊湿哒哒的。

    实在是恶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心情,把木板盖上,从另一边的窗户离开。

    等回到一楼,经过苍北淮房间的时候,她听到里面传出了争执的声音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人猿泰 H版,乡村美人图,武林艳史txt,美女TXT,大侠TXT
版权所有 绿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keakon.cn